广州首批控烟员36人监督一座城月薪不足3维权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10-22

广州首批控烟员36人监督一座城 月薪不足3000元

在广州,活跃着一批控烟监督员的身影,这36人自去年12月上岗以来,担负起有着百万烟民城市的控烟巡查工作。林倩是其中一员,入职半年多,她调侃自己“抓拍画面不会糊了”,而且劝说违法吸烟者,对方大都能灭掉香烟。

就职控烟监督员前,林倩在法院工作,担任辅助人员。“法院的工作比较琐碎,工作量也大。在上看到控烟监督员的招聘,想尝试换一份工作。”林倩说,招聘要求应聘者会摄影,“我当时就想,带着摄影工具去巡查,这会是怎样的一份工作?”

带着好奇,林倩成为了一名控烟监督员。包括林倩在内,广州首批控烟监督员共36名,其中8人在市控烟办,其他28人分布在四个区。具体为,天河区控烟办9人,荔湾区控烟办8人,增城区控烟办5人,花都区控烟办6人。

36名控烟员以男性居多,年龄最大的34岁,清一色本科生,毕业学校大多在广东,专业五花八门,包括了临床医学、金融、会计、法学、工商管理、食品工程、水产养殖等,更有一位控烟监督员曾在军校里学军械工程。

控烟监督员没有处罚权,主要职责是巡查。“巡查重点是,这些无烟场所的禁烟标识是否到位、吸烟区设置是否规范、是否有人违法吸烟。”林倩四处张望,跟着指示找到了吸烟区,“这里虽然远离人流,但没有吸烟区的明显标识,也没有丢弃烟头的容器。这样的吸烟区肯定是不合格的。”

离开医院,两人决定到不远处的湴塘路查一查餐厅。一家“帐篷餐厅”引起两人的注意。“地上有烟头,旁边就是厨房,现在这个点还没食客,多半是工作人员抽烟。”林倩很警觉。

两人到餐厅前台亮出工作证表明身份,围观的服务员们却开始发笑,两个男服务员还揶揄道:“我要抽烟了哈,来查啊!”林倩没理睬他们,开始检查餐厅的控烟措施。

“老板,你们的吸烟区在那里?”林倩找来老板,直接问话。“我们这是帐篷搭的,还需要设置吸烟区吗?”老板反问。针对老板对吸烟区设置的误解,林倩拿出《广州市控制吸烟条例》详细说明,并告诉老板,有客人在店中抽烟应该及时劝阻,或让他们到室外吸烟。

林倩发现老板不是很配合,最后警示:“老板,我给的禁烟标识一定要贴上,下次执法检查的时候,如果发现有人抽烟,可是要罚款的!”听到罚款,老板这才抬起头,拖着长音对一旁的服务员喊道:“不贴要罚款,赶紧贴起来!”

“越是这样,越要管理。”从餐厅出来,林倩加重了语气,“对于这类态度消极的餐厅,会把它们列为控烟‘黑点’,之后安排控烟执法检查的时候,重点查!”

巡街的次数多了,林倩也总结出一些经验。“比如,要拍那些违法吸烟者,你得远远地抓拍,这样对方就不太容易发现,更利于接下来的沟通。如果对方质疑我们拍照侵犯隐私,我们会再次亮明身份,并强调照片只用于控烟,不会泄露出去。”

“大家对罚款有些抵触心理。有些时候确实是场所没有做好控烟宣传,烟民在这种情况下被罚会有一些情绪。”林倩分析,巡查时不罚款,所以接受程度会高一些。

打开陈鑫卓电脑中的一张excel表格,当中记录了过去半年来,他和同事们的巡查成果。“这些用浅黄色标注出来的,就是控烟‘黑点’。”林倩指着这些“黑点”称,“那些态度不好的场所就会在这里被标出来,重点排入控烟执法中,如果执法检查中还发现存在问题,很可能被罚。”

市控烟办介绍,今年一季度,市级控烟监督员共巡查了757家无烟场所,其中109家场所上了“黑名单”。也就是说,一组控烟监督员(人)平均每日查8个场所,至少发现1个控烟“黑点”。统计发现,餐饮企业、游戏厅、体育场馆、烟草销售点和吧成为违法吸烟的重灾区。他们似乎对食物没有什么要求

“世界无烟日之前,是一年最忙的一段时间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快忙到飞起;今年有了他们的帮助,我的工作量就小了很多。”市控烟办的一名公务员如是评价。

在市控烟办副主任马广聪看来,“以前到各个区去控烟,是当地提供巡查路线,现在可以根据监督员们查到的‘黑点’,有针对性地开展执法,执法效果和效率明显提高。”

入职半年多,林倩一直在适应这份新的工作。“没开始工作的时候,还在好奇拿着相机拍啥,以为跟狗仔差不多。工作了半年多,才发现这份工作重大,关系到上千万广州市民的健康。”

林倩笑着说,干了半年多的控烟监督员,现在抓拍画面都不会糊了,而且还干出了“职业病”。有一次下班后在外面吃饭,她看见有人吸烟,“忍不住想上前灭掉它”。“不过,当时我是顾客,便喊来服务员去劝阻。控烟监督员的工作让我更明白,作为市民,有权拒吸二手烟。”

“市财政按照每人4.42万元/年的标准来核拨,也就是说,平均每月到手工资是2500多元。”市控烟办副主任马广聪介绍,区级控烟监督员的工资由区财政负责,“区里的工资比市里高一些。”

陈鑫卓坦言,每月只有2500多元的工资,“吃住在家里面,有打破了上届青奥会由中国选手田源创造的85公斤世界青年纪录。从古至今时候家里也会补贴一些。”和陈鑫卓一样,其他7名控烟监督员都住在自己家或亲戚家,“这样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支出。”陈鑫卓还未结婚,未来如果要独立买房,“压力肯定很大”。

控烟监督员的低工资不但是监督员的心病,也是市控烟办头疼的难题。“我们这批监督员的素质很高,都达到了本科水平,但待遇偏低。”马广聪直言,做不到待遇留人,只能“用理想和理念激励大家,同时营造良好的工作氛围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听说有些区已经有监督员跳槽的征兆。”

一方面,待遇过低;另一方面,100名控烟监督员的招聘计划尚未完成。目前,仅花都、海珠、天河和增城四区完成了控烟监督员的招聘,其他各区尚未招录。“原因有很多,包括大部制的影响,部分区城管局的领导和分工的调整等。只要有机会,我们就会要求相关区加紧招聘工作。”马广聪称。

广州控烟一直缺乏专门的常态化监管队伍。《广州市控制吸烟条例》将执法权交给了食药监、文化、交通等不同部门,这些部门除了控烟之外,通常还有本部门的职责,很难做到常态化的控烟督查。对市控烟办而言,招募控烟监督员正好弥补了这一不足。

虽然今年一季度8名市级控烟监督员巡查了750多个场所,但场所覆盖面仍然偏低。市控烟办希望借由这支控烟监督员队伍,调动场所在控烟中的主动性。摆在面前的事实是,偏低的覆盖率,很难将这支队伍的宣传督导作用最大化。

市控烟办表示,接下来,将结合控烟监督员收集的控烟“黑点”,采取定期执法和突击执法相结合的方式,震慑违法吸烟行为。积极推动各级领导干部发挥表率作用,遵守公共场所禁烟规定。同时,在吧、餐饮场所和社区等地开展“无烟单位”的创建活动。



包头去哪里看白癜风
大同治疗白癜风去哪里
复方鳖甲软肝片成分及作用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